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正文

当前文章:http://10788413.xunsw.cn/a/feedb_25307.html

发布时间:2017-10-23 00:35:46

大理怎样治男性不育大理怎样治疗子宫腺肌症  

东站安检员每天下蹲上千次 眼花眼痛是常事

手检员检查旅客的脚部“您好,请伸开双臂接受安检。”“请转身。”“慢走,谢谢!”相信每位坐过高铁的市民在进站时都听到过这样温馨的话语,正是这些安检员们每天守护着旅客们的平安。1月25日,记者在鹤壁东站跟随安检员们工作了几个小时,发现他们看似简单的工作却包含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手检员:高峰期每天下蹲上千次高铁东站候车室入口处就是安检员的工作区,旅客乘车需要过安检门、行李过X光机、手检等安检程序之后才会被允许进入候车室候车,很多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一道关——手检。“‘上下左右前后’,这是手检员手检的标准流程。”鹤壁东站派出所安检中队中队长王文莉告诉记者,“手检员手中拿的是探测器,探测到金属物品就会报警,必要的时候手检员还要用手去触碰可疑部位。”在春运等高峰期,鹤壁东站日均发送旅客8000余人次,大理东方妇产医院手检这道关口一分钟要检查大理东方妇产医院六七名旅客,手检员需要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完成对旅客手腕、手肘、腋下、前胸口袋、腰、裤子口袋、大小腿内外侧、脚踝等身体部位的检查,必要的时候还要检测鞋底与鞋内,压力可想而知。尤其是对大理东方妇产医院旅客脚踝和脚部的安检,手检员必须弯腰下蹲,对每名旅客前后检查一遍,安检员就需要下蹲两次,高峰期一天下来,每名手检员要下蹲上千次。这不只是对身体的考验,手检员还要时刻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工作压力非常大。安检X光机值机员:眼花眼痛是常事人要过安检,行李也要过安检。行李过安检走的是X光机,值机员需要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看,仔细辨别过机行李中的可疑物品。在外人看来,X光机照出来的图像五颜六色、杂乱无章,值机员却能从中准确地分辨出是否有违禁品。“X光机值机员都是经过培训才上岗的。”王文莉告诉记者,“有时候值机员没看清楚需要让旅客将行李重新过机,但总有旅客不理解。”工作时间长了,值机员们眼花、眼痛是常事,“那也没办法,只能稍微休息一下继续工作。”如果值机员发现了可疑物品,就需要通知旅客到旁边开包检查。开包员对可疑行李开包检查,如果发现违禁品,需要告知旅客,并宣讲相关法律法规,按照规定程序规范处置。如确有必要,还会通知民警到现场进一步处理。最怕旅客不理解上午11时30分许,南下的一趟列车到站,开始检票上车,一名旅客匆匆忙忙地跑进了候车室。过安检时,值机员发现这名旅客的背包内疑似有刀具,为了确认,值机员希望这名旅客将背包再过一遍X光机,没想到这名旅客非常不耐烦,一直强调自己就要误车了。尽管十分不情愿,这名旅客还是将背包又过了一遍X光机。这次,值机员确认背包中有刀具,但这名旅客坚称自己没有携带刀具,并且要求马上检票进站。在安检员的坚持下,这名旅客打开了背包,安检员从背包中找出了一把折叠水果刀。随后,这名旅客非常不耐烦地做了登记,当安检员询问其是否有送行的亲友,可以领走水果刀时,这名旅客说了句“送给你们了,我不要了”就走进车站。“这还是好的。”面对这名旅客近大理东方妇产医院乎粗暴的态度,王文莉却一点儿都没有生气,“以前还有过旅客误了列车把气撒到我们头上的,说骂就骂,有时候还推搡我们,甚至有旅客把矿泉水瓶扔到我们身上撒气。但工作要求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只能忍着。”安检员在安检过程中检出过各大理东方妇产医院种稀奇古怪的违禁品。“曾有旅客把管制刀具藏在鞋底、绑在脚踝上。”王文莉说,“还有旅客把易燃易爆危险品藏在腰带里。一旦这些违禁品大理东方妇产医院被带上列车,就是非常大的安全隐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旅客的乘车安全,辛苦一些不要紧,希望大家对我们的工作能多一分理解。”王文莉说。(淇河晨报)